只穿胖次了

Say hi to my bas

案件02:你说你喜欢海却不喜欢山

【KIM】

       不知道NATY是不是本着要“诚信经营”的好品质,我去点名前还不是这个挂着巨大[腐]字的招牌在这里啊!

        昭告天下的气势下,更没有男生愿意来了吧?

      我一波波樟脑球眼白冲向NATY,这人居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她的眼珠一转,我背后一阵恶寒,上一次眼珠转的时候还是冲进我们宿舍要求我强制女装的时候。

     “你等着吧,杀手锏要来了。”NATY邪魅一笑,我正为这位杀手锏做着虔诚的祈祷的时候,NATY指使着小学妹们抬来了一把贵妇椅,撑起来一把遮阳伞放在后方的大空地上,还架起来了小音响,放着我不太熟悉的古典乐,她说要把这些献给杀手锏。

      我和杀手锏差在哪里了?!

      我一定要好好看看这个杀手锏,为何待遇如此不同ヽ( ̄д ̄;)ノ。

     从操场入口来的人引来人群一阵骚动,隔壁摊位的妹子,你的叫声真的让我感觉自己要失聪一小时了!

     我扭头看过去,这大长腿,长得好高呀。跟我家的傻大个有的一拼,发型也像,居然带着墨镜!太浪费这阳光了(⊙…⊙ )这些男男女女黑压压一片都跟着他左晃右晃…这个特别招蜂引蝶的家伙到底是哪个摊位的人啊?

     迎着太阳我看不清人脸,这批大队伍的距离越来越近,高个子男生突然和我对视上了还朝我挥了挥手。
    
     等下,这个大白牙?

      这个熟悉的笑?

     我举起了手,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着,NATY凑过来,“我厉害吧?”

      “你是怎么做到的?我每次喊他出来打个球都很难啊!”自家傻大个是个啥样的人?除了写作业就是睡觉啊!每次,健身运动都是我的淫威加持,腿脚辅助才促成的。

       GOD摘了墨镜突然加速过来了,眼睛亮晶晶的望向我…身后的贵妃椅!

     “我了解了下你身边的这个优质男,没有混乱的恋爱史,人又单纯,平时不出土,出土就能成文物啊!”

       NATY眼巴巴看着我家的呆GOD,好似要把他的衣服用眼神剥掉,“我视奸了他的电脑,发现他最近浏览了很多日光浴的图片,于是我连续一周在他的界面不停地更着操场[腐]社免费提供日光浴场所,还为您提供专业摄像——本校摄影大神MO的多角度免费拍摄和后期,仅限今日的广告。想想这连续五天的阴雨天,估计他早就跃跃欲试了”

        GOD兴冲冲地朝着NATY“真的是免费的吧?我是不是第一个到的?可以在这里休息多久啊?各个角度都多来几张好看的,赚了赚了。”

   “MO你都请来了,贵不贵呀?我听说他帮人家拍照加后期,一张一百啊!”我没想到NATY为了给GOD下套这么肯割肉。

   “不花钱的,他要是敢要钱就是不想和爷爷我过日子了”NATY气焰无比嚣张,“还有,其他道具都是管话剧社借的,也没花钱。”

      看着我家的睡神已经进入备睡状态,周围围观的男男女女都瞬间安静下来,排着队站在我们摊位前,默默拿走我们的招新表去填。

      这下好了,我的舍友被坑成了基佬!

     但是,我的关注点在:他的魅力有这么大吗?我怎么从来没发现!

        “我平常不帅气吗?还是我女装不诱人?”我哀怨地低声和NATY讨论着,NATY拍了拍我肩膀,“我本来觉得你够格,但是你征服不了那些铁骨铮铮的帅小伙啊,我觉得你这种顶多征服来个小壮丁”
 
         NATY望向GOD,一瞥众人,麦色皮肤的TAE学长看向这里好久了。

         NATY笑意越发挡不住,搂着我的肩膀朝前面抬啦抬下巴接着说,“少女,你喜不喜欢看强强?”

       我向前面疑惑地望过去,错开了NATY下巴指向的男人,直直地望向他身后,落到和他差了九个肤度,用银河覆盖的眼神里…

【BAS】

             上午第三节课下课时我已如坐针毡,我有一种想用照片做成寻人启事贴遍校园的冲动。

        老师的一个紧急电话让我们暂时脱离了苦海,第四节就这样从上午的日程中抹去了。

        我查了奶COP的教室地址,他似乎忙着撩妹子,和我的对话框仍是未读。

        我突然觉得本来机智的自己机智的有点多余,想要撤回又撤不回来。

       在楼道里徘徊了一会儿,想着与其去看他撩妹打发时间还不如去找找自己的美人。

      计划已定,时机不待,说去就去。

       当我准备下楼时不小心撞到了拿着五六兜零食和饮品要给自家弟弟送东西的黑脸的男生。

       “大几的?”气势上感觉是个学长啊!

      “大二的,请问是学长吗?”黑脸学长一指滚到楼下的饮料“去捡吧,学弟。”我赶紧认错,匆匆跑到楼下去拿那几个“走失品种”。

       我去,这个纯乌龙茶,巨难喝的饮料,这么变态的口味,竟然有三瓶!

       居然有人和奶COP一个口味,我们班的人除了奶COP能连喝两瓶外,基本上没人能撑过半瓶。

    我为奶COP找到知音小小的八卦了一下,“学长的弟弟叫啥啊?口味好独特啊!这个乌龙茶很难喝的,我试过”我感觉学长对我话的万分认同,“我也尝试过,我们家就TEE喜欢这个。”

      看着学长缩在一起的五官,我就想起来被乌龙茶支配的恐惧,舌头喉咙都是涩的。

     仔细看看黑脸学长虽然此时五官皱在一起了依旧长得好帅啊,是男人就应该这样帅气!

         额(⊙o⊙)…虽然学长你很帅气,但是,随便挟持刚刚搭上话的学弟去操场的行为是不是有点不妥。

      “你弟弟也是舞蹈选修啊?我舍友也是啊!学长你不要送进去吗?”我帮学长把东西提了上去,学长朝里边望了望就把东西挂在门外边的门把上便要拉着我走开了。

       我把东西也跟着放好后倔强的在外边挥了挥半天手只得到了奶COP的一个背影。

     奶COP啊,你到底和对面的男生在说啥,都不回个头?

      你老铁在门外啊!

      所谓的心灵感应呢?

      被学长强行拉去操场的我像一个观光者,看着这些操场上热闹的景象唤起了我也有过躁动的青春。以前看电视里的朗诵比赛我总是像被打了鸡血一样,于是大一参加了一个诗朗诵的社团,每天被“啊!大海!”激荡着激情。

       一段段的字句被反复朗诵着,千百遍的反复熟悉就是为了最后那一场融入情感和技巧的连续喷薄,充满连续又富有情感的高声诉说是不仅仅是为了情感的宣泄,又像是种种生活的寄托。

         就像是种信仰,它因为你的祈祷而愈发真实,它因为你的诚恳而愈发可靠。

       而我每次活动前的最终排练场所就是宿舍,奶COP作为唯一一名忠实粉丝每次都在我的练习里励志要做一个奋发向上的好青年,大二怕自己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赋予这项充满使命感的行动就推掉了。

      不能兼顾就要懂得舍得,我从来都是这样觉得的。

      这样想了想,脚步朝向朗诵社准备去慰问下这些好好青年们的时候,操场的躁动热闹集中与一人,我身旁的TAE学长眼睛直直的看向墨镜男,跟着人群走了过去。

       我无奈的跟上去,这么多人,学长这么傻傻的看着,被旁边的人挤来挤去都不知道。我不但要顾着自己还要顾着他,心好累。

         墨镜男摘了眼镜笑起来有点傻里傻气啊,他去了哪?

         [腐]社?嗯(⊙_⊙)?

       小美人怎么也在?墨镜男和她和熟吗?小美人是腐女吗?那她会不会不想和男生谈恋爱?那个女生好碍眼啊!她们俩怎么在一直在一起咬耳朵啊?!

          周围突然好静…墨镜男这是要当“睡美人”?

        周围的人都排起了队伍去拿招新表了,我是动还是不动,怎么办?

      我还没想好打什么招呼啊!"要是成为了社员一定能拿到她的联系方式吧?"这样一想就心里美滋滋,

    “但是万一她觉得我是刻意跟着她这里的会不会再次被当成了变态怎么办啊!”

       于是,我和学长两个人任由队伍排成长龙,只能呆呆的望着那里。

           翻滚的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缓缓望过来,不是和身旁的TAE的学长。而是和我进行了对!视!

           这一瞬间,真的是“啊啊啊啊啊啊!大海!”


评论

热度(5)